菜單導航

高校應有一所實體書店成焦點 大學生閱讀來不來?

作者: 汪新 發布時間: 2019年07月26日 14:19:12

  教育部:各高校應至少有一所實體書店

  2018年的調查顯示,45.59%的大學生每天閱讀時間在1小時之內,37.67%是1到3小時,一加起來已經80%多了,所以現在絕大多數的大學生給閱讀的時間,遠遠不如玩手機的時間??赡芤簿褪窃谶@樣的背景下,教育部官網24日發布了“各高校應至少有一所圖書經營品種、規模與本校特點相適應的校園實體書店,沒有的應盡快補建”的意見。為什么2016年就開始提這件事,到了2019年又再提?有了書店,大學生就能真的開始更多閱讀嗎?高校應至少有一所實體書店,這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高校應有一所實體書店成焦點 大學生閱讀來不來?

  《關于進一步支持高校校園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共有兩千多字,九個方面。與社會上的實體書店相比,教育部的意見鼓勵校園實體書店要針對本校學科專業特點和師生實際需求向“專、精、特、新”方向發展,強化專業、特色服務,做精做大細分市場。而最令公眾關注的是,這份指導意見明確提出,要從場地租金、水電費等日常運營費用方面對校園實體書店給予必要的減免優惠,根據實際情況在設備設施投入方面給予一定的支持。

  大學實體書店現狀:成本居高不下 倒閉屢見不鮮

  位于上海復旦大學校園內的鹿鳴書店,已有20年的歷史。鹿鳴書店的創始人顧振濤是復旦大學中文系的研究生,當初的愿望很簡單“若干年后,希望哪位復旦人在撰寫回憶錄時,還能想到20世紀臨近結束的時候,有這樣的一個書店,以及它的一些故事?!倍麄兊慕洜I之道則是在自己的領域做深做透。教育部出臺的這個指導意見,無疑為顧振濤當初的情懷增添了新的動力。

  復旦大學的鹿鳴書店是幸運的。事實上,關門、撤退是很多大學實體書店的普遍選擇,“大學書店5年間倒閉近半”、“為何如今校園容不下實體書店”等新聞也屢見不鮮。

  高校實體書店的成本始終高居不下,而其中最大的運營成本就是人力成本。位于華東理工大學的隴上書店,雖然由華東理工大學出版社負責經營管理,但一年5個員工四五十萬元的工資,十萬多元的水電費、辦公費等凈支出,也令他們不堪重負。

  除了實體書店的經營成本越來越高,受移動互聯網發展帶來的數字閱讀和網絡購書的沖擊,也令部分校園實體書店的經營雪上加霜。

高校應有一所實體書店成焦點 大學生閱讀來不來?

  在高校內都要設立實體書店想法當然是好的,但是現實中會不會真的變好?根據中國高校傳媒聯盟2018年的調查,現在高校內沒有實體書店的達到30%,現如今教育部有了明確要求,恐怕這30%就要變成零。但是書店也基本上以教輔類書店為主,跟人們期待的校園里實體書店應該擁有的書還是不太一樣的。

  教育部的官網強調給的很多優惠政策,針對校園實體書店是場地租金、水電費應該給予必要的減免,向公益性轉變,向“專、精、特、新”的方向發展。建立復合式校園文化活動場所,可能有書、咖啡等,或許有一些學校還會開到晚上12點,甚至24小時營業,與圖書館、出版社和后勤服務實體互動合作,但很重要的一點是怎么跟圖書館有所區別呢?與勤工助學和創新創業工作相結合,這要解決它的人力成本等等很多因素。

  實體書店與圖書館 應該有何區別?

  上海大學社會學院教授顧駿認為,現在大學生習慣于到圖書館去看書,順便做自習。如果說是強調實體書店,那就必須回到實體書店的基本功能——圖書銷售。

  顧駿:現在你去問大學生的話,為什么看一本書一定要自己買來呢?比如有學生問,老師我需要去買什么書,我跟學生就有一個說法,如果這本書你覺得值得讀三遍,那么差不多可以買書了,如果只是看一下的話或者是翻閱一下找一遍資料的話,說一定要去買書,我想學生也未必接受。

高校應有一所實體書店成焦點 大學生閱讀來不來?

  “高校沒有書館,只有飯館”這是幾年前,輿論對高校書店生存狀況的擔憂。擔憂高校書店的背后,實際是大學生越來越少的閱讀量?,F如今,高校里的現狀又是怎樣的?

  在上海復旦大學里,這家經世書局顯出了濃郁的文藝氣息。這家隸屬于復旦大學出版社的綜合性書店,成立于1993年。20多年的時間,也讓它經歷過實體書店的困難時期。正值暑假,但書店里依然還有來閱讀看書的學生。而對于他們來說,校園里的書店和校園里的圖書館有著不一樣的體驗和需求。

  復旦大學出版社總編輯王衛東告訴記者,高校內的書店專業性更強,更講究實用。

熱門標簽
网络麻将赌博举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