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導航

光明時評:休艙了,志愿者們咋安排

作者:?汪新 發布時間:?2020年03月13日 15:30:09

  休艙了,志愿者們咋安排

  【光明時評】

  3月11日,隨著最后一批病患痊愈出院,方艙醫院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全部休艙。但有媒體報道稱,50多名在武漢漢陽體校方艙醫院從事安保、保潔等工作的武漢本地志愿者,在近日結束志愿任務后,沒人安排他們進行14天集中隔離,也不被允許繼續回到原來的酒店住,等來的只有一紙“馬上回家”的通知。但凡對此次防控舉措有所了解的人都不難猜到結局:小區不讓進。這批志愿者陷入兩難境地。

  此次抗擊疫情的志愿者招募,有一部分是由政府直接招募,還有的是通過中介公司招聘。相關報道也提到,具有國資背景的當地人力資源公司會將勞務外包給第三方。此次陷入困境的志愿者正屬于后者。面對回不去家,隔離點沒法去的尷尬。志愿者與招募公司溝通,對方提出志愿者自24號起沒進艙,相當于已經完成自我隔離。但事實是,雖然沒進艙,但志愿者一直在污染區工作。在媒體記者的采訪中,武漢市漢陽區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工作人員也明確表示,“應按照防疫要求,進行集中隔離觀察”。

  問題來了。如果認為這批志愿者應該進行集中隔離觀察,為何下發“馬上回家”通知書?當初與招募公司的勞務派遣合同中是否包括志愿服務結束后集中隔離的酒店住宿費用?如果包括,招募公司如此急吼吼地將志愿者趕出住宿酒店,嚴重點說是否涉嫌克扣呢?而且,新聞報道中所述志愿者遭遇多個部門“踢皮球”的情況,也很難將其解釋為工作銜接疏漏的問題。

  志愿者雖然是主動志愿承擔公共責任,不求回報、不計報酬,但這并不意味著志愿者不享有基本權利。其中就包括獲得參加志愿服務必要的物質保障和安全保障的權利,為他們提供必要的防護用品、安排事后的集中隔離觀察均應屬于此列。當志愿者的權利得不到保障,應提供相應的救濟渠道,不能讓問題和權利總是懸而不決。眼下來看,方艙志愿者即將踏上沒有目的地的“囧途”,這不僅與當前疫情防控的要求不相符,而且同類個案處理不當,還容易在社會上形成“好人流汗又流淚”的刻板印象,這將有損不斷凝聚起來的社會正氣,也會侵蝕歷經多年才累積起來的志愿者事業。

  在防控疫情阻擊戰中,廣大志愿者真誠奉獻、不辭辛勞,為疫情防控作出了重大貢獻。他們一腔熱血投身其中,說得最多的兩個字是“責任”,談得最少的兩個字是“回報”。對于這萬鈞重的奉獻和善意,唯有扎實的制度保障和綿密的人文關懷能夠接得住。

  “志愿者去哪兒?”希望有關部門能盡快將問號拉直,更希望問號再也不見。

上一篇:值守社區的“洋志愿者”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標簽
网络麻将赌博举报电话 荆门股票配资 钢铁股票走势图 为什么免费推荐股票 新三板查询股票代码 工资分配会计分录 000858五粮液 优顾炒股app 看股票用什么软件好 原油期货骗局 股城网模拟炒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