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導航

悲歡與成長 記那些走出隔離病區的青年醫療志愿者

作者:?汪新 發布時間:?2020年03月12日 00:59:21

編者按:2月2日起,團襄陽市委面向社會公開招募具備基本醫學知識和技能,持有醫師、護士執業資格證書的醫療志愿者支援戰疫一線。

2月7日起,這些曾在醫療一線奮斗過,平均年齡不超過28歲的醫護工作者們,陸續返回“戰場”。

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連續奮戰了17天,每天工作超過8個小時。

3月8日,首批完成支援任務的醫療志愿者,結束14天的隔離觀察,即將重回原本的生活軌道。

2月10日,記者首次采訪襄陽市支援一線的醫療志愿者。時隔26天,記者對這群年輕的戰士進行了回訪。

悲歡與成長 記那些走出隔離病區的青年醫療志愿者

郝澤昱制圖

每天清晨,阮蓓蓓還是會驚醒。

驚醒的源頭不是早已關掉的鬧鐘,而是做夢,被嚇醒。

雖然已經撤出隔離病房14天了,可阮蓓蓓覺得,生理上的壓力依舊如影隨形。

在隔離安置的酒店房間里,只要沒有睡覺,她依舊喜歡把電視打開,再將畫面聲音略微上調一些。

這是從上崗第一天,阮蓓蓓就養成的習慣。“并不是想看電視,只是有聲音,會更有安全感。”

她看過每次驚醒的時間,總是在早上六點到七點之間,那是平時上早班,需要起床的時間。

這是長期緊繃的戰斗給身體留下的印記。哪怕不用再穿上厚重、悶熱的防護服,阮蓓蓓的改變還是毫無懸念地發生了。

溫暖

離開隔離病房的這些天,阮蓓蓓還是會想起那個白白胖胖的年輕人,那是一位與她歲數相仿的男生。“我第一次進入隔離病房,一眼就看見了他,特別白,又有一些微胖。他的名字中有個‘帥’字,可我總覺得可愛這個詞更適合他。”

這個可愛的男生,在與新冠肺炎抗爭的過程中并不順利,他發燒的癥狀總是反復,基本每天都在持續中低燒。

每次進入隔離病房時,阮蓓蓓總會先去他的床位前給他測量體溫。由于穿著防護服,甩溫度計的時候不好掌握力度,稍微用力過猛,防護服就會繃開。他總會接過溫度計,自己甩好,再放到腋下。

不止甩體溫計這一個細節,在阮蓓蓓的印象中,每一次端著輸液盤進出他的病房,是不用自己開關門的。只要沒在輸液,他總是會下床,幫著把門打開、關上。

“其實,不光這一位患者,在隔離病區的工作,溫暖是處處存在的。有一位50歲的大叔每天都會問我要不要喝點牛奶,雖然他知道我是喝不了的,但依舊不厭其煩地問我,這近乎成為了我們的默契。他打的是留置針,有時,像貼膠布、沖管這些簡單的工作都是他配合我一起完成。”阮蓓蓓覺得隔離病房的每一位患者都是自己的“戰友”,“我們只有一個敵人——新冠肺炎,我們只有一個目標——健康地走出去。”

在隔離安置的酒店,曹旋的房間在阮蓓蓓的旁邊。離開隔離病房的這些天,她同樣睡得不好,無論前一晚睡得有多晚,第二天仍然會失去困意。

曹旋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兒就是將手從被子里抽出來去枕頭旁摸索手機,不顧手機屏幕的強光給眼睛帶來的刺痛感,便開始搜索疫情的相關消息,她覺得似乎只有看到不斷向好的疫情數據,殘留的精神壓力才會逐漸消失。

壓力之外,有位獨自一人留在病房的患者給曹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病房的病友因為病情變化相繼轉走,獨處一室的他卻出奇的樂觀。”

面對沒有特效藥的新冠肺炎,患者積極的心態作用是巨大的,本想給患者予鼓勵的曹旋覺得自己才是受鼓舞的那一方。

“因為考慮他一個人在病房也沒有說話的伴兒,無論我們誰在病區都會去和他多聊幾句,可每次還沒說上幾句,他就一口一個謝謝,有次我和他開玩笑,‘不少人康復出院后都去捐了血漿,你康復出院可別忘記了。’ 因為我戴著眼罩,他也看不見我的表情,就特別認真地連著說了好幾個‘一定’。”

此前,還沒有報名參加醫療志愿者的曹旋不喜歡看各種紛雜的新聞內容,但最近,她總是愿意去看看描寫一線醫護人員的文章,“我覺得自己變得感性了,也許只有體驗過、戰斗過,才能懂得,什么是感同身受。”

輕松

卜若男這一次接受采訪時,沒有再哭,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久違的輕松。

2月24日晚上9時前后,剛下夜班的卜若男接到傳染病醫院護理部主任的電話,“現在仍在病區治療的患者不多了,好幾個病區都要合并在一起,你和你的小伙伴們可以休息了。”

短暫的驚訝,卜若男讓身體倒在了床上,她是最早進入隔離病區的醫療志愿者,那時,醫院正處于患者最飽和,醫療人手卻最缺乏的階段。

上一篇:銅梁區走訪慰問戰疫一線的婦女同胞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標簽
网络麻将赌博举报电话 股票图入门图解 股票投资分析 短线炒股群 东方财富股票行情分析软件 玩股票用什么软件 今日大盘股票 股票大盘下跌 新手入门怎么玩股票 股票趋势技术分析8 上证指数成分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