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導航

口述|曾經的貧困戶,走進方艙醫院做志愿者

作者:?汪新 發布時間:?2020年03月09日 20:26:57

他叫曹懷應,是一位來自恩施來鳳縣百福司鎮新才溝村的村民,曾是當地的建檔立卡貧困戶。武漢是他20年在外漂泊打工的又一個驛站,幾個月前,他來到這座城市從事快遞員工作。

口述|曾經的貧困戶,走進方艙醫院做志愿者

曹懷應。  本文圖除標注外,均為受訪者供圖
疫情發生以后,原本買了1月23日返鄉過年的曹懷應因為武漢“封城”滯留下來,他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家里的老母親。
整理好心情,接受了滯留的現實,曹懷應沒有閑著,他與同事報名去當東西湖方艙醫院的志愿者。在近一個月的時間里,他們當過安保維持秩序,也為成百上千的患者發飯,盡自己最大所能,為方艙醫院的正常運轉出一份力。
“我家里曾是貧困戶,一直以來受到國家的照顧。既然我的老一輩人有享受到國家的福利,而我現在能為抗擊疫情出一份力,最起碼老人受到的幫助,我能夠去回報?!苯?,曹懷應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他發自內心為自己可以幫到他人而欣慰。

口述|曾經的貧困戶,走進方艙醫院做志愿者

曹懷應和志愿者一起為患者發飯
他心里也始終牽掛著母親,為自己常年在外打工、沒能多陪在母親身邊感到內疚。這次進方艙醫院當志愿者,曹懷應不覺得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作為一個普通的人,作為一個中國人,抗擊疫情不是應該做的嗎?”
3月7日下午,隨著最后一位出院病人走出武漢東西湖方艙醫院,這家武漢首批最大的方艙醫院實現患者“清零”,在歷經整整一個月的運行后,結束了它在特殊時期的使命。
曹懷應也正式放下手上的工作,開始了他14天隔離的日子?,F在的他,只是比過去更加珍惜往日的平淡了。
以下是曹懷應的口述:
“封城當天,我從武昌火車站騎車騎回江夏”

我叫曹懷應,35歲,來自湖北恩施來鳳縣百福司鎮新才溝村,目前在武漢的一家快遞公司當快遞員。
常年在外打工漂泊的日子,讓我最期盼的就是過年回我的來鳳老家。特別是近年來,隨著老母親年齡漸長,三個姐姐早已嫁人離家,只要一到過年,我便歸心似箭,母親成了我最大的羈絆和牽掛。
不巧的是,2020年的農歷新年,對所有湖北乃至中國人來說,都非比尋常。
1月23日,臘月二十九,這本來是我返鄉的日子,我提前兩三天就定好了當天十點多的火車票。然而,當時新冠肺炎疫情已越來越嚴峻,1月23日凌晨,武漢宣布從當天上午10點起“封城”,但我仍然抱著一絲希望坐公交車到了武昌火車站,誰知道真的說封就封了。
等我想從火車站回到單位宿舍的時候,公交、地鐵已經都停運了,就連滴滴都打不到車了,我是從火車站騎共享單車回的宿舍。我們宿舍位于遠城區江夏,我騎了大概有幾十里路才回去。我有一個準備同一天返鄉的同事也沒走成,從漢口火車站騎回了江夏。
知道暫時回不去家以后,我第一時間就給母親打電話了,她問我,“你為什么不早點回來?”當時我也是在想,我為什么不能早點回呢?工作應該是沒那么要緊的,畢竟中國的傳統就是春節要團圓,一年到頭也就團圓這么一次。
現在的人都離父母離得比較遠,都出門去闖自己的天下,走自己的路,很少有時間陪陪父母。說實話,母親那么大年紀,而我也30多歲了,從離開家鄉出去打工之后,都沒有好好地在家里陪過母親多長時間,感覺挺愧疚的。母親已經七八十歲,我不知道還能給她過幾個年。
然而,滯留在武漢已經是沒辦法改變的事實。過完年之后,我的心態發生了一些轉變,不再去糾結“回不回去”的問題。
接受現實以后,天天悶在公司宿舍里,哪里都不能去。我的同事說,東西湖方艙醫院在招志愿者。我就想,反正天天悶在宿舍也很無聊,能為疫情出一份力也是好的。我是個很感性的人,說干就干。
在正式去方艙醫院做志愿者前,我也有想過安全的問題,但沒想得那么可怕。我一個做快遞的、做物流的人,每天接觸的人群也是成百上千,或許碰到了某個身上帶有病毒的人,接觸過了,想躲也躲不掉。因此,我和同事無所畏懼,去了方艙醫院“上班”。
“進入方艙,是我完全沒見過的場面”
記得第一天去方艙醫院是在2月9日,當天就要分配工作,不知是不是我的運氣比較好,當時一百多個志愿者站在一起,率先就點到我和我同事的名字進艙。進入方艙后,是我完全沒有見過的場面。
我們最開始是分配到安保的工作,維持方艙內的秩序。方艙醫院有好幾個出口和入口,病人在里面呆長了時間,心情難免會煩躁,想往外面去走一走,這是不允許的,所以我們主要工作就是維持秩序,對想出去的病人進行勸導。
熱門標簽
网络麻将赌博举报电话 和佳股份股票分析 股市技术分析有用吗 美股融资融券股票 股票软件免费 股票技术指标分析 微信股票交流群 股票怎样融资融券 股票微信群二维码大 霸王股票今日股价 股票怎么玩短线